Learning Experience in Israel

2016-03-22 16:27:11.0

非常荣幸自己有机会去以色列求学两周,当然听到这个消息,心情完全是激动地,当然还有点小紧张,自己不仅仅是第一次去以色列,而且也是自己第一次出国。一个陌生的国家一个陌生的环境,到底会发生什么呢,下面我谈谈自己的一些感受。

首先去一个地方就要讲它的衣食住行。

对于衣着方面,普通的犹太人还好穿的很现代化和我们没什么区别。但是还是能看到一下传统的服装的,记得是在我们去死海的途中,在耶路撒冷的时候,看到大街上很多人头戴黑色毡帽,身着西服外套,内穿白衬衫,当时的温度可是在30多度以上,而且太阳当空照,他们不热吗。最后问了一下庆楠,才了解到他们是属于传统的犹太教人士,而且他们不用工作由政府来供养着,应该来说宗教就是他们的工作吧,这好像是为了保证他们传统宗教的传承。而且这些让胡子都特别长,耳朵边还有两个可爱的长长的小辫子。

吃的方面,最有印象的主要是hummus、pita和falafel,hummus在我看来就是一种酱,是鹰嘴豆加其他作料做成的,可以抹在面包片或者饼上吃。虽然有各种味道的,但我吃起来就一种味道。刚开始吃可能不习惯,后来慢慢的感觉还挺好吃的。pita就是他们经常抹hummus那个饼,是那边比较受欢迎的主食,很像中国的肉夹馍,不过中间是空心的,所以也叫口袋面包。那个falafel我感觉就像是我们这边的菜丸子,只是没有那么多料而已。其他的食物总结来说那边的是食物就是不够咸、不够辣、调料不多,对口味重的我来说适应不了。而且那里没有正宗的中国餐馆和中国菜,所以如果有去的小伙伴推荐带着辣椒酱。感觉那边的地方保护主义很强,因为本身国家小,就物质资源来说肯定较少,这样比较容易受到外来事物的冲击,所以工作签证特别难拿,我估计如果真允许中国餐馆开放,估计那边的饮食习惯都得改了。

住的地方都比较现代化了,没见到他们 传统的住所里面是什么样子的。行吗,我感觉他们那几乎每个人都有车,包括高年级的学生,而且在那边没见过太豪华的车,只是把车当做交通工具,就像我们现在的自行车那么普遍,但是道路却没有我们这边拥挤,主要是他们人少吧,公共交通上人也很少,没有那么拥挤。中国的挤公交挤地铁在那边应该算是个奇观吧。而且在路上走的,每次遇到没有红绿灯的人行道,车总是在等着让行人先过去,一般情况下它就在那停着,知道所有行人过去为止,刚开始还不习惯,还的要停顿一下,一看原来在等我们,其实一想本来就应该车等人,人行道不就这个作用吗。主要是在我生活过的城市从没享受过这种待遇,其实中国的一些大城市其实也是车等人的,可能是因为中国人太多,车都等不及吗,最后只能硬闯了。

我们住的地方离海边很近,每天都能看到好多人跑着穿过大街小巷、高楼大厦冲向海边去跑步。而且是从早到晚,不分男女,装备也都很专业。当时我就脑补了一下画面,在济南穿着专业的跑步装备或者光着膀子穿过繁华的商业区去跑步,想想还是算了。这好像不只是一两个人的习惯,在那里很多人都是这个跑步大军中一员,他们已经完全养成了这种锻炼的习惯。我分析主要是那边环境太好了,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还有阳光沙滩和美女,想想都想去跑步呀。我们认识的Daniel和扬彦师兄只要是早上起来有空的话就会去海边跑步,身体杠杠的,赶deadline熬夜都不是事了。我感觉这方面我们应该像他们学习,调整好生活作息同时加强锻炼,科研身体两不误。

他们那边受教育程度很高,大部分的人都有机会去接受高等教育。所以在那里大部分人都能用英语交流,也可能有一个原因是因为国家小,去一个远点的地方就出国了,当然就要讲英语了,锻炼出来的。而且不管他们英语讲的好不好,他们都很又自信,敢于去说,去和别人交流。不像中国这样初中到高中高中到大学在到研究生,需要通过各种考试挑选前列的同学继续求学,那边因为人少,每个人都有继续求学的机会,几乎没有什么升学压力,在求学方面选择空间更大,更自由。而且更没有买房买车的压力,人生上的选择空间也比我们要大,不仅仅是学习,更丰富多彩。他们不管男女在高中毕业后都要去服三年兵役,所以如果在以色列的街上看到穿军装的年轻人不要害怕,他们大部分仅仅才高中毕业哟。而且他们大学毕业后有的会选择去环球旅行半年或者一年,边打工边赚钱边旅游,这对他们的锻炼是最大的,比在学校的学习对一个人的影响要大得多。在中国,这种生活完全不敢想,谁给你买车买房子,没有怎么娶媳妇。

再说说那边的实验室的情况,实验室只有我们的一个屋的一半大小,容量为5人。因为扬彦师兄、庆楠还有我过去,迫使那边实验室的有些小伙伴只能搬到别的地方了。和我们在一起的是Daniel的两个PHD女学生,她们都发过A类的文章,羡慕呀。另外Daniel还有4个学生,不过和我们不在一起。他们讨论问题思路都特别清晰,有问题问他们基本不用多解释就能得到想要的反馈。他们有的都已经结婚有孩子了,上面也说了他们要服兵役或者旅游,所以再去读PHD都会比我们边要大个几岁。虽然感觉他们在实验室呆的时间比不上我们这边,因为他们大部分都有自己的家庭生活,但是工作效率特别高。一般情况下,每次人除了讨论问题外,都是在在自己努力的工作。而且有近距离的大牛指导,出个结果就能和Daniel他们讨论,然后在进行修改,项目进展肯定要比邮件的来来回回快的多。而且他们在实验室的唯一的事情就是focus在科研上面,完完全全没有其他事情的干扰,每个人对这个也都很有激情,感觉他们是主动的去选择做这些事情,而我们则像是被动的像是别人丢给的任务。当然我们实验室还年轻,而且更具活力,相信以后会比他们更好。感觉他们实验室没有我们这边温暖,我们的实验室像一个family,学习生活都在这个实验室里面,而他们那边像一个company,只是一个工作的地点。

上面的是我在以色列两周生活中感受最深刻的,有些细节可能没有提到,有想知道的小伙伴可以找我单聊。最后感谢陈老师和实验室能给我这次机会。由于自己第一次出国,而且英语也不是太好,在那边多亏了Daniel、扬彦师兄和庆楠的帮助,谢谢他们让我学到了很多。

\